资讯中心
▪十大“阵亡”创始人:100种死法,承包了2018所有的绝望首页 > 行业新闻

十大“阵亡”创始人:100种死法,承包了2018所有的绝望

2019-01-10 15:06:00  来源:金错刀(ijincuodao)

一定是特别的缘分,才让他们在万千创业者中败下阵来,成为年度最悲情的创始人。

 

托尔斯泰曾经说,幸福的人都是相似的,不幸的人各有各的不幸。他们的2018,像是游乐场大摆锤,有人站在冰天雪地里喊冤,有人在塞班沉迷着赌博的刺激。

 

有天才少年不堪累累负债离开人间,就有人为梦想背上巨债迟迟不敢回国。

 

2018,谁也没有保命的底牌。

1

最受窝囊气的创始人:

雪地喊冤毛振华

 

悲情理由:20亿打水漂,投资过不了山海关。

 

“我叫毛振华,我希望黑龙江、全世界都看到,都评评理!”

 

2018年1月2日,中诚信集团创始人毛振华在亚布力的冰天雪地中,对着镜头怒怼亚布力管委会“侵占土地”、“建设非法栈道”、“威胁旅行社”、“强买强卖”。


 

毛振华说,投了22年,花了20亿,到现在为止没有一分钱回报,每年还要亏钱,23万平米的土地还被非法侵占,自己被欺负、被愚弄。

 

 

吴亚军、潘石屹等企业家公开支持,在东北投资的艰难与黑暗在2018年初被揭开。

 

作为计划经济进入最早、退出最晚的是地区,东北到现在还存留着”体制压倒一切”的计划经济思维,官僚作风、贪腐都在掣肘着东北的发展。

 

“我一个堂堂正正的企业家如今搞得像个上访户,跟窦娥似的,这事我不愿再多说什么,这也成了我人生中的一个低点。”

 

这么一个商界巨擘,到了黑龙江只能发视频信访,悲情中全是无奈。

 

2

最让人惋惜的创始人:

天才少年茅侃侃

 

悲情理由:断了资金链,也断了命。

 

2018年1月25日,80后创业标杆人物茅侃侃在家中开煤气自杀。

 

 

他给外界留下的最后信息是发在朋友圈里的一句歌词:“我爱你不后悔,也尊重故事的结尾。”


 

茅侃侃人如其名,侃侃而谈、仗义热情。12岁,他就成为江湖无敌的计算机“大拿”。

 

17岁,他是亚洲最年轻的微软三项认证获得者。23岁,跻身国内亿万富豪榜。

 

31岁与万家文化成立合资公司万家电竞,彻底改变了茅侃侃的人生轨迹,从成立开始几乎一直亏损。

 

在赵薇黄有龙50倍杠杆收购万家文化失败后,万家文化被证监会立案调查,茅侃侃一直融不到钱,而新买家在这时要求万家电竞从上市公司剥离出去,并且归还从上市公司借来的钱。用大白话说就是:

 

先还钱,然后滚。

 

 

“融资不利”,“被迫剥离”,“破产”,每一个字眼都把患有抑郁症的茅侃侃推向深渊。在自杀前,茅侃侃睡觉基本靠安眠药,“每天来一片儿,平常的压力就忍着”。


 

到了2018年初,万家已经拖欠员工薪200万,账上只有1000多元,连交电费都不够,被迫破产清算。而茅侃侃作为公司的法人,需要承担全部责任。

 

1月25日凌晨,不堪重负的茅侃侃,打开了家里的煤气,永远的离开了这个世界。

 

3

人设崩塌的创始人:

渣·克伯格

 

 

悲情理由:泄露的是别人的隐私,崩塌的是自己的人设。

 

2018年3月15日,Facebook遇到了创建以来最大的危机。

 

一家名为“剑桥分析”的公司被曝以不正当方式获取了8700万脸书用户的个人数据,而这些信息可能被用来影响美国总统选举。

 




重要的是,小扎和他的脸书早在一年多前就发现了这个系统漏洞,却一直没有告知用户,直到被媒体爆出才站出来承认。

 

“数据门”事件彻底激怒了全世界网友,发起的“删掉Facebook”运动愈演愈烈,脸书公司股价接连下挫,市值蒸发500亿美元。




他先是遭遇了44名参议员长达5小时的连番轰炸,在间隔10小时后,又接受了众议员们不断涌来的尖锐质疑声,“是不是得给你钱,才能保住我自己的信息”。

 

Facebook的4大股东表示,希望撤掉扎克伯格董事长的职位,正式对他下达了“逼宫令”。

 

数据门之后,小扎开始了2018年全年的水逆,多年精心建立的好爸爸、好老板、平易近人的形象被曝出全部都是假象,照片也是精心策划的摆拍。

 

让用户光着屁股上网,用户卸载你时,连一声再见也不会说。

 

4

被骂的最惨创始人:

滴滴程维,蒙眼狂奔

 

悲情理由:人命大于天,1%的侥幸,会带来100%的伤害!

 

2018年5月5日,滴滴顺风车司机刘振华在郑州机场接一名空姐,之后将其残忍杀害;三个月后,惨案重演,滴滴顺风车司机钟元接到温州乐清市女孩赵某,性侵后将其杀害。

 

在生命流逝的最后几个小时里,这些乘客曾数次向滴滴客服求救,但并未得到平台的任何反馈。

 

虚心接受,坚决不改的滴滴3个月被约谈30余次,盛怒之下,滴滴持续登上微博热搜,“卸载滴滴保平安”开始发酵。

 



作为创始人,程维被骂的狗血淋头,天天道歉。

 

用户发现,滴滴开始不满足于做打车软件了,从用户评论区到广告语,到处充满着性暗示。

 

“胸还是可以的”,“胸非常大”,“爱穿丝袜”,“忍不了”,这些评论不经审核,公开出现在一个打车软件上,司马昭之心,路人皆知。

 

事发之后,不少滴滴女性用户为了防身,纷纷把个人资料页面从面容姣好的90后女孩,改成了目光凶狠的50后铮铮老汉 。



 

8月27日,滴滴无限期下线整改顺风车业务,8月28日晚间,程维再次道歉:“因为我们的无知自大,造成了无法挽回的伤害”。

 

5

 

被P2P坑的最惨创始人:

创业维艰王楚云

 

 

悲情理由:一旦踩雷,血本无归!

 

 

2018年8月2日,极路由创始人王楚云的公开信刷屏,现金流断裂、质押房子、有心无力、即将倒下这些字眼,触目惊心。


 

2018年,王楚云试图走一条来钱更快的捷径,极路由0元购的P2P理财,购买499元的B70路由器就能得到一个CF码,然后在i财富平台投资。

 

除了0元购的P2P理财,极路由还跟风搞了个区块链项目。

 

 

发布了号称全球第一台的区块链路由器——极X。极X路由器支持挖矿,可以挖掘三种数字货币。


 

结果P2P暴雷,区块链大佬圈钱跑路,抱有侥幸心理的王楚云让极路由走上了一条不归路。

 

尽管极路由一直存在资金不足的问题,直接从用户身上薅羊毛骗钱,在公司最困难的时刻却投身P2P和区块链的大坑,还当成公司的救命稻草。

 

王楚云的悲情,似乎早就注定了。

 

6

最“坑队友”创始人:

续命的贾跃亭

 

悲情理由:把续命留给自己,把眼泪留给队友。

 

2018年,能被两位地产大佬指着鼻子骂的,只有贾跃亭。

 

先是3月,融创孙宏斌实名diss贾跃亭:“我再借贾跃亭100亿,当我傻X啊?”

 

2018年10月7日,恒大发布公告称,贾跃亭半年耗尽恒大注资的8亿美元,又向恒大提出再提前支付7亿美元的要求,并在未达目的后提出仲裁,要求剥夺恒大融资同意权,撕毁所有合作协议。

 

 

许家印也被贾跃亭惹毛。


 

2018年,贾跃亭是已经上了8次失信人被执行人公示的“老赖”。FF公司内部高管直言不讳,FF公司的资产实际上已资不抵债,充其量只能苟延残喘。

 

从“下周回国贾跃亭”到“翻脸比翻书还快贾跃亭”,那句口号可以这么说:

 

让投资人一起,为老贾的梦想窒息!

 

7

 

最“坎坷”创始人:

造不出车的董小姐

 

悲情理由:银隆变窟窿,谁投谁心疼。

 

2018年11月13日,珠海银隆自爆“家丑”,直指公司原董事长魏银仓、原总裁孙国华涉嫌通过不法手段,侵占公司利益金额超过10亿。

 

 

魏银仓和董明珠开始对撕,董明珠造车梦碎。


 

在这之前,董明珠曾自掏腰包10亿,不辞辛苦地把银隆当儿子一样疼爱。

 

她多次为银隆站台,四处拉投资;她说银隆就是“沙子里的黄金”;她派出4位格力老臣,试图让银隆混乱的管理焕然一新;她甚至为了收购银隆,大骂中小股东。

 

但现实与董明珠勾画的宏图有天壤之别:

 

 

2018年,银隆频被爆出资金链告急,拖欠货款,项目被查封,园区陷入停工.....


 

“加入银隆,后期才知道银隆的窟窿到底有多大,但我不后悔。”从空调到冰箱、小家电、手机,到现在的新能源汽车,董小姐的创业梦想是值得尊敬的。

 

企业转型,是许多企业都会走的一条路,但董小姐的2018走的太艰难。

 

8

 

最“活该”创始人:

沉迷赌博刘立荣

 

悲情理由:十赌九输,金立再无翻身日。

 

2018年11月20日,金立的烂摊子已经有了100亿的窟窿,近20家金立供应商讨债无门,向深圳中院提交对金立进行破产重整的申请。

 

 

而破产的原因,比入选的其他公司都更戏剧性:董事长刘立荣在赌博上输了超过100亿,挪用公款的数目可能在60亿左右。


 

不光赌博,刘立荣花钱一直心里没点数。

 

金立一整年花了60多亿的营销费,钱是花了,可金立的选人,真是迷之精分。

 

细数一下,金立的代言人换的让人意想不到,刘涛、薛之谦、冯小刚、徐帆、余文乐、吴刚等,甚至围棋手柯洁。更早之前更是请过阮经天、尹恩惠、刘德华、濮存昕。

 

 

但是效果呢?金立在这一年的只得到了3000万台的销量和不到4%的市场占有率。


 

这么多年,在其他品牌不断冒险突破,华为,小米和ov两家,都找到了自己独特的位置。

 

金立一直走的是最省劲儿的那条路,不在产品上下功夫,态度也很凑合事儿,还摊上创始人赌博。

 

2019年,金立将正式开始了自己“收拾烂摊子”的时代。

 

9

投资人最恨的创始人:

只要梦想的罗永浩

 

悲情理由:匠人英雄主义的惨烈失败。

 

沦落到今天这一步,罗永浩山穷水尽,锤子凶多吉少。

 

2018年12月5日,网络爆出老罗已经不再担任锤子科技法定代表人、董事长和经理。12月27日,锤子科技450万银行存款被法院冻结。

 

老罗之所以悲情,是因为自己吹过太多的牛。例如:

 

“在这样的市场,我们稍一发力,就鹤立鸡群了。”

 

“我们做两到三代产品之后,灭掉苹果是没有问题,我不满足在中国做一个企业,没什么大意思。”

 

“虚拟按键太丑,看了就想吐。电池不可更换的设计才是非常弱智。”

 

 

 

这些天花乱坠的梦想,让罗永浩在初期融到了一笔又一笔资金,甚至在乐视资金链已经出现问题的情况下,老罗顺顺当当从老贾手里拿到1个亿。

 

可资本都很现实,给出肉包子是要打狗,给出孩子必须能套狼。

 

而过去四年,罗永浩却成为了最不关心用户体验的创始人,锤子共推出7款手机,但总计销量不超过300万台,这个数字在手机行业几乎可以忽略不计。


 

熬下去,找到接盘侠,成为罗永浩这个寒冬最悲情的结局。

 

10

惹毛用户的创始人:

押金难退的戴威

 

悲情理由:从资本宠儿到弃儿,出来混都是要还的。

 

2018年12月30日,顺丰起诉ofo申请冻结ofo帐户1375万元,在这之前,大批的用户“围攻”了ofo总部,退 ofo 押金的队伍从五楼排到一楼,又排到马路上。

 




戴威的2018,彻底经历了从宠儿到弃儿的变化。

 

上线一年之时,戴威就谈成了五轮融资,这种速度与激情,远远超过了同行。

 

但随着路边报废的小黄车越来越多,戴威给出的解决方案是 ”疯狂投放新车“;在退押金这件事上,押金变成P2P,消耗光了用户对他最后一点好感。

 

戴威的悲情就悲情在,故事的结局,他惹毛了用户。

 

结语:

 

2018的冬天,在野蛮生长着中国最多创业公司的城市里,这些枭雄们正经历着前所未有的痛苦和绝望。

 

并不是所有人都适合创业,因为“融资不利”,“欠薪”,“破产”,每一个字眼能成为捏死创业者的杀手。

 

但身为创始人,你必须强迫自己把时间花费在琐碎的事务、不擅长的领域,甚至被卷入资本的勾斗,耗尽心力。

 

一地鸡毛后,洗洗睡一觉,醒来揉揉眼睛,看看新的风口往哪个方向刮。

 

何止他们,正徘徊在丁字路口的唐岩、仍然没有找到盈利方式的美图吴欣鸿、疯狂裁员的趣店罗敏以及无数经历P2P、区块链爆雷破产的创始人,都在艰难求生。

 

创业要有底线,为了流量伤害用户,必然被用户所抛弃;创业也要学会变现,这是商业世界的规则,只谈情怀和梦想,会丢掉最后一张保命的底牌。

 

这也让我们反思,创业到底是为了什么?

 

创业是条不归路,

不下战场才不会输。